• 各站停靠 - [米知么路]

    2010-01-23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fzm1999-logs/56929833.html

    是快乐的,跟同事策马在拉市海,骑单车在丽江古城。玉龙雪山的甘海子草甸。还有太像家乡的石板路。除了不断涌上心头的难以压抑的,忧伤。哈,是忧伤。很多年了,忧伤也会让我羞耻,但是还是要承认啊,真的是你啊,嗨,没请你也还是要来啊,脸皮还真厚哦,脚步那么重是不是长肥了啊,说实在的真的不想看到你啊,老朋友。

    是不是带错了书。《孤独及其所创造的》。在飞机上翻开的书一开篇,一个老人去世了。

    听妈妈絮叨葬礼的种种,酒席、人情还有什么,我想是真的,失去亲人的哀伤已经被人情的债务和互相的指责冲淡,80多年的生命难道真的太过虚弱了。大家各自拼命出汗出力,不过对一个老人各尽责任。也许这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对死亡的尊重,又抑或是,恐惧?我该恨你吗?给了我血液也制造了一个亲情匮乏冷漠隔绝的家族的爷爷?爱缺乏症中长大的孩子,对爱有着更复杂的饥渴,如果生命可以重来一次,有没有人去告诉爷爷,爱他们吧,爱那些渐渐会来到你身边的人。这样你不会在晚年,只跟暴躁的奶奶和大到空洞的房子作伴。你说还有酒,好吧还有酒,我谢谢它。

    印象丽江里看到的男女,他们的爱多么的浓烈和直接。爱这土地,也爱飘过这土地的云和没见过的三朵神。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如果不能那么死掉也可以。他们懂得牛羊也懂得鱼虾,懂得鬼神和相信传说。老谋子不管你是不是想说这些,总之我哭了。

    做不到,也无法笑成那么冰雪一样的通透,于是总是逃避,以为彼岸才是安全的地方。我想爷爷遗传给我们的,就是那爱无能症。这病症多年中让我们一路走来跌跌撞撞,也许最终得到救赎,也许没有。也许只是貌似得到。我以为我已经治愈了,可只有在面对自己内心那巨大的伤疤的时候才能看到,那硬壳下面汩汩流动着的,是爷爷你给我的暗红色的血啊。

    在东巴纸坊买下一张卡片,画的是转世的不同法门。苏打绿唱说身体形式只是生命的各站停靠,当生命飞离这一站,总有一些或遗憾或释然的情感吧。如果有爱,只要有一点点的纯粹的爱,那么有什么不值得。默默的祈祷了,愿您得到安宁。

    感谢这被众生爱着的山水,给我重新上路的力量。接下来,是要回家。

     

     

     

    分享到:

    评论

  • 等着你的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