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上匆匆 - [跑路]

    2009-07-19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fzm1999-logs/42629137.html

    匆匆几日,印象最深的是上海的出租车司机。他们不像北京的司机那么诙谐亲切,也不像广州的那么寡言却干练, 正像这个城市一样,他们有点故弄玄虚。整洁、絮叨,火爆的程度至少是不亚于任何一地。

    6月的上海,我告别蛾子,从一座漂亮的写字楼出来,要赶赴另一个公干场地。上了一辆出租车,正打算告诉他要去的地点,司机却匆匆忙忙的离座,走向路边。我讶异的叫他,他却走得越发的快了,背对着我,向着关闭的一个工地的临时大门,作出了小便的姿势。瞬间转身回车上,地面留下一滩黄色的液体。见我平静的仍坐在车里,喝自己的水,翻检自己的包包,他有些赧颜,开始跟我絮叨。我说:“没有关系,每个大城市的厕所都不够用。理解的。”他从羞愧的解释开始,之后激动到愤世嫉俗的程度,甚至说:“如果哪一天我站在哪个大厦上要跳下来也不奇怪的。”这一句话吓到了我。原本淡漠的我开始认真跟他谈话,问他的家人,问他的工作强度和收入状况,知道他有个总嫁不出的女儿,妻子摆小店,有个小房子在上海,并不是特别差的家境,至少是在温饱线以上。他的愤怒主要来自于改变自己社会地位愿望的绝望。

    “我做出租车司机,我们几辈子都要做小老百姓,受欺负就要忍着呀!”我说:“一代会比一代好啊。你的女儿只要自己努力,一定会比你强。”“吓,不要说我女儿不争气,就是争气,大学毕业,又怎样?最多做个小职员,一个月挣四千五千,有什么用?”“靠自己本事吃饭,就不错。”“小姐啊,你不要天真啦!没有事情上门,靠两只手吃饭就可以,有事情上门怎么办?没钱没靠山,就是任人宰割啊!本事是什么啊?”“社会的主流还是好的,有事情上门,也有说话的地方。实在不行的时候,还可以找媒体啊!”“媒体也是有钱人养的。报纸干的恶心事太多了,总之我是不信报纸的。”“不信,也要试试。总不能坐以待毙。媒体也有说真话办正事的媒体。就算坏媒体,偶尔也要干点好事才能立足。”两个人玄来玄去,好像我知道他有什么苦楚。这个时候我的地点到了,威海路XX号,原来就是电视台。司机苦笑:“你是电视台的啊,怪不得说有什么事情可以找媒体,那我可以找你吗?”

    诸位看官,只是来出差的我该如何回答他呢?我含糊的笑笑,走进了大楼。我想,如果老百姓有事情有个投诉的出口,总比都去这大桥那大桥坐着往下跳的好啊!

    很多年前,我的《南风窗》同事张立勤做过一个影响很大的专题叫做《城市贫困》,其实比贫困更大的恐惧应该是城市绝望。越是繁华的城市,这绝望越是来的冰凉。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Nono和宽 2009-07-19

    评论

  • 其实一大群手拿咖啡走进来的美女比较漂亮,大楼相对一般,吼吼
  • 是 从一栋漂亮的 烂尾楼 出来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