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owards D-day - [跑路]

    2008-01-18

    Tag:
    最近我又失鸟踪。千里迢迢来广州的老妈也见我不到。想约我吃饭的同志们早已在等候叫号。我7岁的侄子哀怨的说:小姨,我到广州了,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躲避我啊!
    北京真TNND冷啊,零下12度。我把能穿上的衣服都穿上了,就差披棉被了。南方泡沫几乎倾巢而动,全在这个大冷天里戳着,许多同事都是为了这一次,买了人生中的第一件羽绒服。我要负责任的说一句:雪,真漂亮啊!用我三天睡5个小时布满血丝的眼睛去看,格外的美。
    有太多的名人来,我已经审名疲劳了,可是听说段段要来,我还是狠狠的激动了一把。
    我问奶猪:段段真的要来吗?奶猪(装傻ing):不知道啊!难道你喜欢他吗?
    哎呀,这人怎么这么直接啊。
    啥也别说了。晚上还要改串词。明天一定顺利。
    以下是花絮。转自奶猪。
    奶猪猪 @ 2008-01-15 12:40

    偶:1月19日,北京八一剧场,
    南瓜泡沫原创文化颁奖礼。
    想邀请你参加。

    许鞍华:好啊。
    一个星期之后……
    在地铁里摔倒,
    骨折

    某陈姓演员:好啊。
    2天之后……
    人在美国,
    护照丢鸟。

    某影评人:好啊。
    5天之后……
    他是完整滴,
    通行证也在,
    上帝保佑
    ……
    只是跟他一起剪片子滴人,
    手手
    坏了。


    谢谢,
    表再问偶是不是上个星期请过张元。

  • 重大预告 - [跑路]

    2008-01-09

    Tag:
  • 我爱的女人 - [马丽连梦路]

    2008-01-03

    Tag:

    田原要拍六楼后座2啦!还要说广东话……

    她在香港过年,离我这么近,真让人兴奋啊~

     

     

  • 断头疗伤中 - [大细路]

    2008-01-03

    Tag:

    如果没有发生这件事,我的2007还是比较完美的。可是不晓得哪根筋在抽,我决定去剪头发。本来是打算小小修剪一下,谁知道……

    满地都是我的头发,扫地的哥哥来了三次,才算基本扫干净我的头发——还是大一军训留过短发啊!于是镜子里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姑娘,我吃惊得无法用言语形容:“靠!这是我吗?”小理发师很紧张,在旁边捧着胸口不歇口的赞美我:“太美了!perfect!”我已经快要哭出来,丁丁付钱的时候我捏着他的钱包不松手:“不行啊!毁了我的形象还要收我的钱!”回去后,一进门,张大嘴巴正准备评价的汤婆婆被丁丁拉到厨房去小声叮嘱:“不能批评!要赞美!知道吗?”于是走出来的汤婆婆摆出一个惊艳的表情,一家人都对着我的头发笑嘻嘻:“好啊!真好看啊!”我心都碎了。

    周二早上上班,在班车上遇见徐静,因为很多人觉得我们俩长得像,所以我就叫她评价我的头发,她严肃的说:不是不好,是不适合你的性格。把你桀骜的一面掩盖得太好了。

    同事的反映基本是善良的。老马:“年轻了80岁。”小雨:“挺好。你成功的扮得比我还小。鄙视你。”蜓蜓:“好看,可是你的气势不见了。(我的气势是虾米?)”广告部杨经理:“好看!好看!真好看!”我准备请大家吃饭了。

    基本上就是这个发型。

  • 1、在看《士兵突击》的书,看到老马走那一段,几个“孬兵”在列车前对骂后忽然哭成一团。实在不能理解这么好的一段为什么电视里没拍。在地铁里鼻子酸了起来。最近很爱哭。

    2、痛恨吃饭,尤其是晚饭。痛恨医生,尤其是说“你是不是压力太大”的医生。你才压力大。老子连工作都换了,连两三倍的高薪都放弃了,连股票都不看了,你还说我压力大,接下来就该退休了。就是你们这些庸医害我。再不信你们,我好得很,健康得很。

    3、终于看到了“完整版”的《色戒》,完整这两个字已经成功的被《色戒》包养了,实在是太成功了。我举双手赞同本报把年度人物颁给李安。很多人为了“完整”二字专门去了臭港,而我,一个颇具八卦精神的女人,却只是委托在国外的朋友帮我搜罗dvd,结果,还是伟大的网络为我奉献了完整、清晰的《色戒》——虽然已经看过阉割版了,我还是废寝忘食的看到凌晨一点。诚实的讲,震撼感不是特别强。

    (来自三个表)

  • 嗳呀嗳呀 - [跑路]

    2007-12-20

    Tag:

    今天中午的唱K彻底验证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们办公室的三个超龄无敌美少女已经成功组队了。我们会唱很多相同的时尚的歌曲,然后站起来唱歌的动作,搞怪的声音都默契十足。

    我们最喜欢玩的一个游戏就是叫做“莫名其妙就说的很高兴”,宗旨就是要叫旁边的人听不懂,莫名其妙,但是我们高兴坏了,越说越高兴,笑得一脸稀烂。参看下图。

    1、外星人:我们发现了一个外星人。他的终极任务是颠覆地球,而阶段性任务是颠覆401。习惯早起的蜓蜓听到过他向总部汇报的声音:总部,成功破坏地球人的年度计划!接下来继续挑战他们的情感曲线,地球人是很情绪化的……

    2、过期的爱:蜓蜓曾经爱过外星人,他为掩饰非地球口音而过于低频的声音曾被她认为是性感温柔,他因为醉心于破坏地球人而显得颇为专注的表情曾让她觉得很有风度,如今,这一切都已过期。 蜓蜓和老马都爱过一个威风八面的老师,如今,爱已过期。小雨曾经爱过搞发行的海冰同志,但有一次海冰同志请全部401的人吃饭居然没叫她——爱已过期。如今,小雨和蜓蜓狂热的爱上了搞设计的宝马叶,爱在蔓延中……

    3、如果你到现在都没有看过《色戒》,搞不懂虾米是ORZ,虾米是腐女,看不懂桑格格,连士兵突击都不晓得,甚至,不晓得虾米是“虾米”,那么,恭喜你,你得到了我们三个一起献上的一首歌:嗳呀,嗳呀,我们一起鄙视他……(看过色戒,就晓得这个出于何处拉)

  •  小木瓜,院子里长的,那叫一个甜。 

    那杯看起来很漂亮的饮料是香瓜和红提子加蛋白质粉,榨汁机里搅拌成的,很健康又好味。

    旁边的蒜蓉炒土豆,这是我最爱的一种吃法,下油后炒到土豆片都呈金黄、透明状就好了,只放点盐、洒点胡椒粉就好吃得不得了!

    现在的我最喜欢的食物都是只经过简单烹饪就可以的东东,如果无辣不欢,吃味很重的人跟我一起吃饭估计会很痛苦。前几天为猪过来我家里吃饭。我献宝一样的给他做了我的拿手好菜——清蒸桂花鱼——毫不谦虚的说,我做的蒸鱼不管是色相还是味道都实在不比高级酒店差呢。可是他对待这条形色俱美的鱼只是懒懒的瞟了一眼,“像是比目鱼一样,目光一半落在鱼上一半落在剁椒土豆片”上,在我一再一再一再的要求下才拿筷子碰了一下那条可怜的鱼:“你们家的鱼都是这个样子的吗?我家的都是要煎过,放很多作料的!”

    亲爱的Vivian,欢迎你来,周末就来。但是在吃我做的鱼的时候,一定要,小小的欢呼一下哦。

  • 狐狸今天你愉快吗 - [大细路]

    2007-12-19

    Tag:

    我不愉快。广州下灰了。我穿了错的衣服,被一些事情弄坏了脾气。如果你快乐,那么继续快乐哦。

     

     

     

  • 忙碌了好多天的成果。吭哧吭哧从海珠广场扛回来的圣诞树,从宜家挑的金球球等东东,还有淘回来的小熊,蓝色的闪闪灯……出来这个样子的……欢迎来我家耍!

  •      我看这篇小说的时候才小学。真孤单,同学们都只看漫画、琼瑶、岑凯伦(当然,我也看这些东西,同样如痴如醉)的时候,我该跟谁诉说阅读这篇小说的喜悦? 

      在无人的后院,靠着一棵石榴树翻开一本旧旧的《收获》,鸽子在天空中盘旋,一个我不了解的年代在我眼前展开,但却如此清晰……
      快快,公鸡、正凡……这些人在我心目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人在我心目中还有着那样清凌而又忧伤的剪影,我闭上眼睛就能想得起来。
      那时候,我大概10-11岁的样子。 小,第一次读的时候,完全不懂,看到“爱情”的字眼,吓了一跳,偷偷的跳过去,然后又偷偷的翻回来读。之后又每隔一段时间就把这本收获找出来读,直到有一天,再也找不到它。
      很多年后,高行健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看报上骂声一片,我,我只好暗自兴奋。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没有遇到一个能跟我一样有共同记忆的人,那只鸽子叫红唇儿……

          今天,一不小心想起高行健。想起当年读的那些书。想起高行健所说的“冷文学”。重新搜索出这个中篇来读,突然发现了很多我成长当中的秘密,我习惯性的短句和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描述。我早期总是透出一点忧伤的文字。我最初的,对于爱情的憧憬和想象。全来自于它。真好,它读起来还是那样的美。

    当年如此喜欢的这些语言啊: 

    当你终于见到了那铅灰色的
    天空下奔腾咆哮的大海,那漫天的波涛,你就会知道你一个人的悲哀是怎
    样微不足道。海潮从天边滚滚而来,一道道向前推移着,又都撞碎在褐色
    的岩石上,在你脚下溅起无数的水沫

    很多年中如此喜欢的诗啊!!!

    高行健译:

    普列维尔
     
    公园里
     
    在冬日,朦胧的清晨
    清晨在蒙苏利公园
    公园在巴黎
    巴黎是地上一座城
    地球是天上一颗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