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是觉得没有怎么受骗!《沉思录》感觉没有那么伟大,反而几本小说都是看得死去活来,昨天在办公室心情烦闷的时候走到6T桌上偷了一本书来扫一眼,就是江国香织的〈沉落的黄昏〉,谁晓得看了几眼就放不下了,直到下班的时候已经几乎读完了第一个故事,坐上车的时候还在默默的想着“华子这个人究竟下一步要做什么”以及要多找江国香织的书来看以恢复自己的女儿身,可是还是很诚实的把书还给了6T;吃完晚饭歪在沙发上说是看《英雄》之前来扫一眼刚买的《巴别塔之犬》吧,谁知道就,姿势没怎么动的一口气看完了。遇到会讲故事的作者还是开心的,虽然不能算是有多么深刻的书,可是还是喜欢。

    最近还在看的包括〈货币战争〉,〈追风筝的人〉〈偷书贼〉……估计地球人都看过了,而我居然浅翻一下都觉得不错。胃口好了,吃什么都香,天气也好起来终于可以洗床单了。虽然今天发的脾气比哪一天都多,可是我和这世界还是勾勾手好朋友的关系吧。

     

     

  • 和吴妈妈贴窗花~

    再贴,当然是假假的贴啦,动作派……请注意下边那个蒙面人~火影忍者!你会发现,要找到一张没有这个人的照片是很难的。

    拜年了!!哥哥姐姐们,我的牙不好不想见人,你们多担待!

    这个造型……我们向《武林外传》学的,想做很久了……请注意蒙面人!

    哈!火影忍者!虽然我的牙没长齐,可是你要小心不被我的笑容打败!或者干脆投降,交出你的灵魂……—*%¥#我要回菠萝星球去了!

  • 新年后想开工真是不容易啊!初七要逗利市,初八要吃开工饭又是情人节,男的开始头疼礼物的事情,女的就心啵啵跳的等着收花了;初九好不容易貌似一整天都应该工作,结果又是周末了,接下来到农历十二号才又可以上班,然后大家又都等着过元宵节了。做领导的为了让大家收心真是绞尽脑汁,所以昨天好不容易收完利市聚齐人,下午老马就叫大家开会了,结果呢,开会的内容是这样的:

    第一,老泥宣称收到陈冠希艳照一组,大家一边骂人一边在5秒钟内聚到老泥电脑前怀着罪恶的情绪去审阅。然后群情激昂的讨论艳照事件,直到心情渐渐平复,想呕吐的感觉渐渐忘却。昨天我们为此耗费了一个小时,就此打住了,在此号召各位街坊不要再关注此事,收到艳照格删毋论!

    ……后来怎么开完会的,已经忘记了,反正大家都差不多,就不补完了!

  • 1月已经过去了 - [米知么路]

    2008-02-02

    Tag:

    而湖南湖北的大雪还在下。

    早上起来,依然是这么寒冷。玻璃窗上有厚厚的雾水。一只老鼠来到我的院子里觅食。一碗为了插香而放在门口的米已经泡在雨水中。它忘情的吃着这碗雨水泡米,浑然不知我和NONO隔着玻璃静静的看着它,心里有痒痒的小虫在爬。可怜的小东西。

    1月已经过去了,而南方仍然是这个寒冷、拥挤的南方,那些在火车站挤着,从来没有这么盼望家乡的人们,他们现在的艰辛程度不会比这只小老鼠好多少。打开电视,看到无数的儿童在人潮中跟父母失散。找不到老母亲的女人在人群中哀哀痛哭。而被挤得休克的孕妇被武警们扛出来人工呼吸。被迫跳火车的小情侣被高伏的电火花烧得面目全非。这些故事挑战我们的视听。看报纸看到流泪对我来说已经是十多年都没有发生的事情了。

    而我们这个时代,显然不是那所谓的太平盛世。70万人共同面对的大灾难现场,离我开着空调25度温暖的家只有20公里。 今天小雨要去赶火车,她显然已经被汹涌的人潮吓坏了,可终于还是上火车了。我想也许事情真的在好转。天气常常都会恶化,而这样的故事如何能不再次上演,可能不是善良人的祝福能够解决的。

    2月来啦!不管家人有没有团聚,春天来了,毕竟是个慰藉。

     

     

  • 亲爱的Nono,你马上7岁,正是换掉第一批乳牙的时候,你不晓得,这是多么重要多么关键的时刻!请你,一定要把牙长好,你不晓得,牙,对一个男人是多么的重要。请尽情的看看以下的对比吧!(老黄哥哥,对不起,教育小孩子,要你牺牲一下做反面教材)

    再看看吧,小姨凭这两张照片获得XX公司美牙皇后的美誉!

    当你的小姨,在找对象的时候,她第一时间,要观察目标男人的牙。如果它整齐,洁白,即使吸烟也没有在牙缝累积黑色的烟垢,那么她就喜滋滋的在心里盘算:恩!这个男的,过了第一关!可是如果,他的牙齿歪歪斜斜,或者像如花那样两颗大门牙之间隔着宽阔的海峡——那么,他就会被无情的淘汰!你会说:丁丁的牙齿也不怎么样!是的!我正要说到这里!丁丁有着漂亮的上排牙,以及地形复杂、会让牙虫迷路的下排牙,以至于通过了小姨的第一测试,而险些在终极测验中折羽!我曾经采访过无数闺蜜,会让她们对男人一票否决的因素都包括:龅牙!丑牙!亲爱的Nono,你生在一个男女出生比例大幅失调的时代,作为一个男人,侬晓得伐,130个男的才有100个女生可以分!如果你不能在牙齿测试中得分,你将无情的被划分到后30名!你哭了,你扑进母亲的怀里严重的担心将来找不到媳妇子了。好!真是一个上进的好孩子!让我们看看反面教材!

    以及

    亲爱的Nono,我晓得,你的圣诞节许下的愿望是:希望把牙长好。而你昨天表示:你的新年愿望还是:希望把牙长好。可是,你要了解,愿望和行为要高度的统一,才会有实现愿望的可能!第一,你不能动不动就去舔——掉了牙齿的空洞的牙龈——即使这个动作很酷很像周杰伦或者某个NBA球星也不行!第二,像棉花糖硬爆米花以及过多的甜食都是大大的敌人!丁丁说不能吃甜食的人生没有意义,那是错的!(许三多在旁边插嘴了:有意义的人生就是好好活,做很多,很多有意义的事儿。吃甜食,那没有意义。好,插的好。)要像丁丁一样,只有完美的上半部(牙齿),还是要乖乖的,保护牙齿,拥有完整、完美的人生呢?恩?

    今年是鼠年啊,牙仙据说刚好是个老鼠啊!你要加油,让牙仙帮助你!让你不用忍受牙医、牙箍那些可怕的东西。

    请尽情期待,Nono限量版豁牙照片。

    牙是豁的,士气还是旺的!

  • 进入春运以来,我们的新闻媒体就一直在两种传播语境当中人神交战着:

    1、在党和政府的亲切关怀和密切部署下,人民群众喜洋洋的回家过年去了。火车站井然有序。没有踩死人事件,没有大学生被挤下铁轨,也没有孩子被挤丢找不到父母,偶尔有民工因为买不到火车票想跳楼,也有热情洋溢的警察叔叔帮助他——回家去了。

    2、……(大家都晓得了,此处略去一万字)

    大洋,广州火车站的实况

    http://news.dayoo.com/szbz/news/2008-01/29/content_3280337.htm

     

  • http://pikachize.eye-of-newt.com/
    把英语翻译成比卡丘语!
    这个世界上有谁知道我的标题是由哪句话翻译过来的吗?可能,只能问比卡丘了

  • 学车这事 - [米知么路]

    2008-01-25

    Tag:

    我想站在高岗上,问一问这世间:像我这样交了钱又不去考驾照的人还有几多?几多?几?多?

    开车这事,有那么可怕吗?教练痛苦的看着我。简单的倒车,我从日出学到日落。以至于现在看到“教练车”三个字就会手震。如果用没有天分来解释,也许还真能解释得通吧。事情已经过了一年,丁丁从心痛到那4千块到麻木,每当我堂而皇之的说“我不会开车你要来接我/我的姐们等等等等”他已经不会愤怒的叫“4千块”而是木然的“啊”的一声。他已然被迫成熟了。

  • 一本书 - [马丽连梦路]

    2008-01-22

    Tag:

    一本堪称无趣的书,而我因为它的最后几页买下了它。就不说它的名字了。这样的书,像是孩子任性热爱的糖,知道已经成长的自己已经不需要这样的书,就像早已晓得,汽水没有营养,糖豆伤害牙齿,奶油蛋糕徒增脂肪。可是我还是好几个夜晚,在睡前,长久的阅读这本书。她像一个不肯大的孩子,兀自留在那个孤清的世界里,思考那些很多人已经不愿去想的问题。这个世界已经不同了。连同她自己,瓜熟蒂落,已经是一个妇人。而心里的某一寸地方,任性的荒芜着,也许开着灿烂的野花。

    是的,我们都已经不一样。朋友们各自呆在某些地方,就像从来没有与我相遇的大河那边的桃树。偶尔飘来一些消息,像是果子的香味,让我知道你们都已经进入生命的盛年。我是欢喜的,我当然是欢喜的。院子里的小葱长出来,绿油油的,我自然是欢喜的。晚餐是煎香的小黄花鱼,小碗的鸡汤里有洁白的竹荪,那是从小爸爸爱煮的菜。把鼻子凑在饭碗前,深深地吸进米饭香味,馋样让母亲忍俊不禁。我自然是欢喜的。

    不再逆流而上,不再独自逡巡。沿着生命生长的方向,去看一些风景,看到鸟儿,那么蓝天;看到落花,那么土地。她在田野散步,找到一些美丽的花,插在头上,自然是美的。有人看到,那么很好;没有人看到,她也会微笑。

    祝福你。祝福你。祝福你。

  • 不留 - [跑路]

    2008-01-19

    Tag:

    听我的。全按照我的安排来说来做,我领着一大堆大人物,他们乖乖站着,由我们检查仪容和交待上台角色,好像小朋友让老师看手手有没有洗干净,排着队等着主持人叫到。我的排比句太排山倒海了,曾子墨读岔了气还费了好大的劲去掩饰。梁文道很忠诚的使用我的预设情感,充满感情的赞美萨顶顶——一个他从没听过也没听明白的歌手——她的歌声给我一种非凡的感受,那就是创造力是没有边界的,在强大的创造力面前,程式和规则都变得那么的苍白。挺肉麻的。一个颁奖嘉宾在等待获奖者冗长的感言的时候无聊的挠了好几下胖胖的屁股。郭峰戴着渔夫帽在后台叫嚣“太乱了”的时候有人在低声的问这个胖子是谁。有时候,人就是没办法让自己不可笑。我站在后台哈哈的笑出来,想像自己是操纵一切的上帝。原谅我吧,今夜,我只是个场务,我的快乐只有自己知道。

    昨天深夜写本子的时候,偶然看到梁文道的这个稿子。真好,我的心沉静了下来。没有卸妆的我高跟鞋本空中一扔睡了一觉爬起来。北京的夜晚很安静。

    等了這麼久,冬天終於來了,在這聖誕節的前夕。 天還沒亮,我小心地穿越漆黑的走廊,盡量不發出一點聲音,怕吵醒了你。你要好好地睡,因為前面還有好長的一段路;你睡得很深很深,因為你皺緊了眉,似乎在思考遠方。這很好。 我穿上了靴子,開門就是一片深藍。外面的路燈仍未熄滅,大門外那顆寂寥的聖誕樹閃亮,四下無聲,獨它兀自發出熟悉的樂聲:「Jingle bell...」。沿路下山,車輛稀疏,我看到一個小公園,於是踱進去選了張石椅坐下,等待第一批出來打太極拳的老人。 你曾問過:「聽說你入院了,現在好點了嗎?」既然你不真的在乎,不如忘記這個問題吧。看,天就要亮了,顏色正在轉變,很快就是你該上路的時候。當第一線陽光透過薄薄的窗簾照到你的臉上,你會漸漸甦醒,蠕動,然後發現背部與肩頭有點疼痛,好像壓到了些甚麼。你吃驚地坐起來,看見床上有兩三段絨毛,回手一摸,是翅膀!是的,你有一雙翅膀了。 日光令人暈眩,一時之間,你迷惑,不知自己身在何方。何不依循本能,伸展身體,用你的嘴去親吻初成的羽毛。張開它,讓翅膀在太陽下乾燥,發光,它們是白色的。你已化成一隻燦鳥,忘記我,忘記人身前世。 我坐在石凳上抬頭看見你在窗前整理羽翼,準備。再見了,不要再回來,不要再來看我。隆冬將至,快往更溫暖更豐庶的南方飛翔,只要跟上天際那一行大鳥,你就會找到你的歸宿。 走吧,這樣子飛就對了,不要低頭,不要迴旋。至於我?我早就做好了冬眠千年的預備,預備讓盛雪掩埋。如果有一天你回來,你不會再看見我,因為我在冰原六呎之下,一個落葉年年遮蓋,月亮夜夜皆圓的地方。很好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