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近 - [荡失路]

    2008-06-01

    Tag:

    最近缠绕我最多的问题就是生命。情绪被大地震高度控制,丧失了一切的语言能力和兴趣,内心的痛苦和哭泣——那些死亡的人所经历的痛苦,仿佛就在我们自己的身上发生——让许多事情都发生了改变。很多的生命逝去了,而一个小小的生命在我的苗圃中孕育。不眠的夜里,他开始在腹中轻轻的踢我,初时像一只蹑手蹑脚的小猫,后来就在我默默的期许下放大了他的动作,变成是一种撒娇的沟通。生命,哦,生命。

    在一个婚宴上遇到安静微笑的一对年轻夫妇,拿出BB女的照片给我看,话题很快就投缘,我i喜欢那女子清亮和善的眼睛,她说起他们夫妇与佛的缘分,讲述学佛的心得和体会,见我很有兴趣,便介绍我读几本入门的典籍。下雨的夜晚,清浅的交谈,给我心里留下了奇异的美好的感觉。数日之后,家中突然寄来了厚厚的包裹,打开来看,是五六张讲经的碟片和数本她跟我提过的典籍。仅仅知道她的名字叫做阿娟,连姓都不知。打电话过去说多谢,想说给钱想说请她吃饭,谁知全然说不出口,知道这份情意,不是这样能够报答的。

    于是开始读经。读到心领神会的地方,讲给在腹中躁动的小东西听。大雨的季节,一家人都没有出门。婆婆剖开了一只西瓜,脆而甜的清香散开在干净明亮的房间,那还是前几日同事来访带来的礼物哩。

  • 我想过要不要热情洋溢的推荐这一部电影——《朱诺》,因为知道有许多人真的,天生的,注定的无法喜欢这样的电影。并非所有人都有权利选择如何将一个生命带到这个世界,对很多人而言,生命意味着沉重的负担,意味着牺牲和责任,跟哭泣、伤感紧密相连。正因为如此,有人在痛斥这部电影,会影响年轻人的道德观,甚至搬出了中美文化差异的意识流潜影响来说明这部电影有多么的不现实甚至是用心险恶,但正因为这样,我才这样的喜欢《朱诺》。

    故事似乎简单到平淡,一个16岁的少女,喜欢上一个同龄的男孩子,装着不在意的样子,选择一个“无聊”的日子跟他上了床。然后,小种子就发芽了。然后,怎么办呢?女朋友跟她说,通常说来,她会像妈妈以及妈妈的妈妈那样,生出孩子来,又或者,她可以去堕胎。没错啊,可以。可是,看起来无法无天的朱诺居然被同学的一句口号打动了:“All babies want to get borned.”它可能已经有小手指了呢!16岁的小女人也会有母性的,她在瞬间决定把孩子生下。

    接下来呢?我们想,她会遇到麻烦,很多的麻烦。

  • 某月某日吃自助餐 - [大细路]

    2008-05-04

    Tag:

    某一天,在一个月黑风高汤婆婆又不在的日子里,咣当怂恿她的老公去吃自助餐(基本上属于一拍即合阿),但是丁丁还是负责任的表达了一点疑虑:“凭你的饭量,能把148块钱吃回来嘛?”这就是小瞧我了,现在的我可不是往日的我,是经过伟大的自助餐导师桑格格培训过的我,是有坚强的理论知识做后盾的我,简直就是一个自助餐准杀手。

    为了证明我准备的充分,我还雄赳赳气昂昂的背诵了桑格格的自助餐秘诀:

      1、千万别穿胸罩,任何对肉体进行束缚的衣服都要避免。
      
      2、千万别多喝水。
      
      3、千万别吃炒粉和炒饭。
      
      4、千万别吃着一样好吃就老吃,要转一整圈,吃遍全场。
      
      5、如果要喝水,喝柠檬水,增加消化。
      
      6、注意口味的调节,只吃一种,很容易腻。
      
      7、多走动,注意中场休息,不要一味猛吃,注意节奏。
      
      8、最好中途上一次厕所。
      
      9、提前几天对肠胃进行保养,最好不沾油水。吃之前,空腹两顿,大小便排干净。
      
      10、平时增强体育锻炼。

    (有些条目没背出来,作弊了)
    因为是突然的决定,提前清肠胃估计是没办法了,另外不带胸罩这个难度大了一点,其它的要点基本上是可以做到的!既然我都表了决心了,丁丁也就给了我充分的信任,然后我们就驱车杀向四海一家,路上我们部署了一下作战计划:肠胃比较虚弱得我,先第一时间吃点热的汤面暖肠胃(记住,必须只吃一点点!达到暖胃的效果就马上停手!)而拥有强大肠胃的丁丁,将第一时间找到刺生和海产,品尝之后找出最贵最好吃的品种作为主攻!四海一家备有地图,要熟悉一下地图,了解食品分区!第一时间了解餐厅打烊时间,提前半个小时把想吃的东西全部吃进肚子!蛋糕奶油之类的东西就算了吧!雪糕留到后边吃!

    当有理论有方案得我们俩跨入餐厅大门时,我们深情地对视点了点头,尽量保持经过弹唱歌手时的姿态优雅,可是我看到丁丁那闪着亮光的大牙上,分明透出一股杀气……

  • 1、“奶奶,再不要说妈妈小姨赚钱辛苦啦,我看赚钱很容易。电视里的大人都是签个字就赚到钱了,原来这么容易!”Nono看了电视之后的最新发现:大人赚钱真容易。言下之意:我Nono幼儿园开始就会签字了,我也可以赚钱了。(亲爱的导演们,请在展现董事长们的生活的时候,别只强调他们签字的帅气,好嘛?)

    2、关于小姨生宝宝。

    现实主义:“Nono,你说小姨将来生个弟弟好,还是妹妹好。”老妈逗Nono。Nono想了想,严肃的说:“生个弟弟吧。”老妈吃惊的问:“为什么?”他继续严肃的分析:“你不是说赚钱很难吗?生个妹妹的话,芭比娃娃太贵了。生个弟弟,他可以玩我的玩具。”倒!纯粹从经济角度考虑,孺子可教!

    幻想作品:“造句——可爱:我小姨生的宝宝太可爱了。”——纯粹幻想作品,是被老妈念叨出来的。

    3、关于作业

    长途电话一通:“小姨,什么叫做‘爱情’。”我倒!打长途电话就为了问这个问题?冷汗冒出来了:“这个问题啊,比较深奥啊……”“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啊……原来是这个啊……

    填空题:我的好朋友的名字叫(王小丫)。班里我最喜欢的是(王小丫)。(“Nono,你为什么喜欢王小丫?”老妈插嘴:“他们全班同学都是填的王小丫!”Nono插嘴:“因为她的名字太好写了!”倒!!!)

    接下来,Nono献吻啦,谢谢大家。小正太的初吻放送。

  • Inuyasha和我的粥 - [马丽连梦路]

    2008-04-16

    Tag:

    他穿着那件红色的火鼠袍子,跟我一起去饭堂吃饭。小耳朵动啊动的,显得很放松的样子。我手疾眼快的打了一碗粥端着,谁晓得转眼间又看见好吃的拉面了。“怎么办?犬夜叉,我想吃拉面。”我说。他挠了下银色头发的脑袋,伸过一个空碗过来:“真是没办法啊。那么,粥给我吧。”我把满碗的粥咕咕都都的倒进他的碗里。他就左右开工,呼呼啦啦的吃了起来。那动作啊,又像犬夜叉,又像丁丁啊,呵呵。

     

     

  • 1、那个梦里我变成了一个客体,就是说主角不是我本人。我不晓得浮游在哪里,看着一个奇怪的男人。他从家里出走,也不晓得要去哪里,一路上说“随便吧,反正是要出走。”他一路的走,我作为客体看着他,他有一点忧伤,但是又很平淡,没有任何的行李,一件很旧的外套随便的勾在手指上。“好象没有什么东西是我要留恋的。”他又在自语。

         走啊走的,他来到一个小镇,全部是木头的阁楼房子,有些残破的地方。他在一个水喉旁边喝水。一个摇摇摆摆的小姑娘从一个楼房上走下来,4岁5岁的样子,拖着鼻涕一副又脏又丑的样。一个凶神恶煞的女人拖着裙子跑出来,指着小姑娘跳着脚骂了又骂,一把抓起来就打屁股。他有些不忍,拦住那个女人说:“小孩子嘛,别这么凶。”小姑娘没有哭,格格的笑,拉住他说:“你要不要留下来?”那个很凶的女人说:“要到我家店里打工吗?缺搬运工哦!管饭管住!”他就留了下来。

         原来是个酒馆,他天天搬酒桶,渐渐长出一身结实漂亮的肌肉。小姑娘很脏,他有时候会把她拉到一边洗脸。一对小黑眼睛,乌呦呦的转啊转啊。晚上他睡不着,爬到屋顶看星星。一只小猫在旁边经过。凶女人在屋顶出现,慧媚的眼睛里满是柔情,她一手托腮的看着他。他看了一眼,时光就此凝固。

  • 建始本帮菜 - [大细路]

    2008-03-13

    Tag:

    若干年前,当明英同志在剁辣椒做泡菜,剁得呛天辣地的时候,她的女儿A和B都在旁边袖手不理。B还说埋风凉话添!

    B:这么麻烦,出去买就好了嘛。

    明英:出去买?买的哪有那个味道!

    B:味道差一点点,省事很多。

    明英:你以后就晓得了。想吃的时候没有。

    B:那就不吃,吃别的。

           如今!如今!啥也别说了。在此只需要庆祝建始本帮菜在广州的重生。图片1,酸萝卜;图片2,酸萝卜炒肉;图片3,合渣(要隆重介绍做合渣的工具——九阳豆浆机!毛有它,就毛有我的味神!我用它打豆浆,打合渣;打玉米糊糊;打五谷粥……当我早上盛出一碗香喷喷的核桃芝麻小米粥,仿佛明英同志就在那里拍着我的背——会事了嘛!)图片4,独家秘方的凉拌蒜苗,那不是吹,真的是好吃惨了。在此奉上方子:

    原料:蒜苗切碎,盐码过;镇江香醋;成都产的灯影牛肉丝一小包;老干妈油辣子一小勺。

    做法:拌起来。

    评价:实在是太好吃太好吃了。

    温馨提示:和合渣一起吃拌米饭吃。

     

     

  • 铁马冰河 - [马丽连梦路]

    2008-03-09

    Tag:

    鬼使神差,我居然在几乎同一个时间看了:《追风筝的人》、《偷书贼》以及电影《迷失的城市》。

    我闭上眼睛,战争就在我身边盘旋,它的杀气很重,猎猎的划伤我的皮肤。你说如果战争来了怎么办?丁丁在入睡前问了这么一个该死的问题。

    于是战争就真的来到了。姐姐尖叫着给我带来了记载战争消息的报纸,我颤抖的双手打开报纸,看到街头的屠杀和拥挤的人潮,南叉周末的头条是简明扼要的:“战争!而不是和谐。”为什么战斗?翻开内页,伟大的本报驻柏林记者曹筠武对小罗斯柴尔德——什么,你不晓得谁是小罗斯柴尔德?拜托!早在20年前的2008年,《货币战争》就已经详细介绍了罗斯柴尔德家族以及告诉你谁使这个世界真正的首富和主宰,而你还不知道?——的专访。天晓得为什么小罗斯柴尔德会接受曹的专访!这个人长着塔利班的大胡子,他坦白的叫嚣:“你以为什么能引起战争?我们家族的财富不够用了!羊毛够长了,和平也太久了!”

    电话来了,那边刺耳的女声毫无感情色彩的向我宣布:每一个18至60岁之间的公民都必须马上参加入伍的筛选。“开玩笑!我已经快50岁了!”“祖国需要你。你母亲学过医术和烹饪,她也是军队需要的人才。”“可是我会什么呢?我只会写文章!做策划和方案!还有跟客户谈判!”“那好了,你有希望进入刺刀班!还有,我们已经查到了,你在专业的军事培训中获得优异成绩。”“什么?”“噢,太出色了,笔试满分,射击课程的命中率在80%以上!”我一瞬间感到天旋地转,说的是我大一军训考试时抄书抄到满分吗?还有射击,天知道是怎么回事!教官说:“你真了不起,你中了80多环!”

    好吧,这确实是一个梦。

  • 欢迎到人间 - [米知么路]

    2008-03-07

    Tag:

    1、杨子的儿子生于元宵节(自然叫小汤圆),小猪的女儿生于三月三日女儿节(暂时叫小小猪)。太会选日子了。低低的看小汤圆,他咧嘴笑,酒窝深深,让人陶醉。我们一堆人围着他静静的看,如同儿时轻轻走近观看一只突然停留的小雀儿,不敢呼吸,不敢碰它,却又如此快乐。

    2、昨天听过春燕的女儿小米在电话里讲:亲爱的大姐姐,我给你背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2岁的孩子,真让人惊喜。我问她:你知道什么意思吗?小米软软沙沙的声音不好意思地说:“不知道。”还没见过她,可我好爱她。

    3、在超市买菜,一个小男孩在我身边跑来跑去,他撞撞跌跌,我好怕他摔倒,伸手拉住他。他抬头,惊喜地看着我:“阿!怎么你也在这里呀!你来买菜吗?我妈妈也来买菜。”原来是昨天在门口遇到的小孩。他一路大声背不晓得哪里学来的一个笑话,引得路人偷笑。我向他微笑,手指在唇上“嘘”一下,暗示这个笑话不雅。他当时不做回应,谁晓得今天,他已经把我当熟人。惊喜地笑着,还告诉我今天发烧,所以没有去学校。我伸手探他额头,果然触手冰凉却触到一手冷汗。他害羞的叫:哎呀,我已经好啦。

    4、你可晓得你们为何要到此呢?因为春天来了。大地需要一些柔软和温暖的故事传递。孩子们,欢迎来到人间。

  • 味神荡失路 - [米知么路]

    2008-03-07

    Tag:

    老妈回老家的这些天,我害了严重的相思病。其症状表现就是,每天昏昏沉沉的就在想:妈妈今天煮什么东西吃呢?我甚至每天打电话给她,一个我绝对不会漏掉的问题就是:今天吃什么菜?

    我无比沉痛的想到,妈妈在这边的这些日子,我们光记得给人拍照了,居然不记得拍那些食物。那圆圆的金黄金黄的油饼,面皮酥薄,肉馅喷香;酸辣的煎香的小黄鱼;腊肉汤里边煮着的海带是自己亲手打的结;粉蒸肉里边窝着的土豆和小排骨;简单的豆腐干肉丝都好吃的要命;每天早上吃的五谷粥里边有芝麻核桃小米花生玉米麦仁……

    唉,我的相思病真是让我柔肠百结。不管是汤婆婆的燕窝还是我自己亲手捉刀的仿真建始菜都没有办法让我的味神回来,我茶饭不思面如菜色。我干脆和NONO商量这个问题,他给我的建议是:吃碗方便面,加一个豆豉鲮鱼的罐头。这是他最爱的东西。有豆豉鲮鱼我可以吃三大碗饭,他宣称。于是今天我就那么弄了一顿。于是乎,我有了三天以内吃得最饱的一顿。多谢No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