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岁了》的继续讨论

    2009-11-06

    Tag:

    PHOTO BY 邦邦&海燕~

  • 一岁了 - [宽的路]

    2009-11-05

    Tag:

    宽少的第一次生日。

    全然没有准备的时候,宽儿已经一岁,准备好了即将脱离婴儿期,作好断奶的准备。学会调皮学会一个人静静的玩。

    多么不舍得。可是还要看着他往前走。

    在我怀里,还是一个小宝宝。

    i

    打上小领带,一瞬间长大了。今天,你是小主人,所以要扮小大人哦~

     

    就设在9号花园。场地是很早前婷婷推荐的,完全没有选其他,直接就奔那去订了场。虽然大厨换了之后口味下降,但是喜欢这里、

     

    为毛介么难看的字还要摆出来?因为是妈咪我的大作啊……

    兔子家族和宽宽的照片。大姨送来的红木马,小朋友大朋友都争着骑一下。

     

     

    亲爱的宾客们,一定要喜欢吃哦~为了定菜单我和花园的LUCY商量了三轮了~

    订到这个可爱的蛋糕,只能用缘分来形容。很多人都问,为什么放一个真的奶瓶在蛋糕上?亲,介不是真的,是巧克力的~

     

    大姨和扬扬一起准备的抓周桌子。很多东西都好理解哈,就是影碟是什么呢?大明星嘛(相当星妈的人在。弹弓呢?大姨说武林高手(寒一个)。

    一切就绪了,大家吃着聊着,阳光真好,宾客真多,怕羞的小寿星躲在屋里睡着了。

     还满受欢迎的自助餐,简简单单,但是大家怀着轻松愉快的心情,都告诉我很好吃~~

    抓周开始了,小寿星在犹豫中。

     

    抓了个大炮。这个当口儿,撒了泡尿,在漂亮的桌子上画出个完美图形。大家欢呼起来,宽将军!(还是小炮兵?呵呵)

    有人这样甜蜜的吃蛋糕。

    也有美丽的来宾加入了兔子家族。

    远渡重洋而来的海外宽粉代表团团长海燕~~

    妈妈辛苦了,给你摇木马~

  • 说话宽宝就快一岁啦 - [宽的路]

    2009-10-12

    Tag:

    再忙,也不能忘记宽宝就要一岁啦!

    本来是想去新房子开天台Party,可是现在房子还在通风中啊,很多家具也还没进来,一个礼拜是忙不完的,就算了。还是找个漂亮的餐厅大家吃啊喝的,吹吹牛吹吹蜡烛,看宽宝抓个周,也不失一个有意义的生日啊。

    同时过生日的还有宽爸呢!(俩人生日就差5天,捏一块过好了,经济危机啊,大家不容易)有时间的都来捧场啊~

    此次盛会的伟大意义还包括:宽爸宽妈结婚三周年!!!大家呱唧呱唧!!!!(不还差好几天吗?这也捏一块儿啦?经济危机真严重啊!)

  • 帮宽哥宽妈投票吧!

    2009-09-15

    Tag:

    http://www.dreamkitchen.com.cn/topic/intimate_star_details.aspx?starid=54

    多多的投票,刷票,为我们宽哥的双门大冰箱而努力吧!

    Fighting!!

  • 宽儿,我看着你走路 - [宽的路]

    2009-09-15

    Tag:

    你们的孩子,都不是你们的孩子。
    乃是生命为自己所渴望的儿女。
    他们是凭借你们而来,却不是从你们而来,
    他们虽和你们同在,却不属于你们。
    你们可以给他们以爱,却不可给他们以思想。
    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
    你们可以荫庇他们的身体,却不能荫庇他们的灵魂。
    因为他们的灵魂,是住在明日的宅中,那是你们在梦中也不能想见的。
    你们可以努力去模仿他们,却不能使他们来象你们。
    因为生命是不倒行的,也不与昨日一同停留。
    你们是弓,你们的孩子是从弦上发出的生命的箭矢。
    那射者在无穷之中看定了目标,也用神力将你们引满,使他的箭矢迅速而遥远地射了出去。
    让你们在射者手中的弯曲成为喜乐罢;
    因为他爱那飞出的箭,也爱了那静止的弓。

    ——纪伯伦

    9月13日,我在阳台上洗拖把。隔着玻璃,看到宽儿在饭厅扶着桌子腿朝我笑着,作势要向我走来。我一边洗着拖把,大叫着姨妈把他盯紧一点,然后听到姨妈轻轻的咳嗽一声:“喏,看。”宽爸在客厅里,好象也站起来看过来了。宽儿呢,张着两只小手,什么也没扶,一步一步向我走过来,两条肉肉的腿还带着婴儿特有的蛤蟆型,稳稳的,慢慢的迈动。脸上的表情有一点点紧张,却也带着得意的笑,那小模样可爱极了。从饭厅到我站立的阳台大约有6米远,我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走过来,走到阳台的玻璃门前拍打,好象知道我要表扬他了,故意的把眼睛紧紧的眯起来。

    宽哥从9个月开始对走路很有兴趣,但是我严格按照医生的建议,让他多爬少走,总是引导他爬,不教他走也不鼓励他走路,更没有像很多父母那样早早给他置办学步车。这样的锻炼果然有利于他的平衡性,他的活动能力每一天都在增强,会灵活的上下沙发和床、楼梯,看到喜欢的人,总是喜欢哈哈大笑着,摇头摆尾(实在很难用其它的词来形容他那欢腾的全身运动起来的样子啊)着快速的爬过去,同时,不可阻挡的,他还是学会了走路。没有学步车,他自己推着凳子在家里走来走去,在家具之间挪位,渐渐已经不需要大人扶(有时候会把大人的手摆开,要自己来)也可以很稳当的自己转身、开步走一步甚至两步,但是像前天那样走了6米远,我们还真的没有见到。

    好激动。宽哥已经自己会走路了啊!可是转身还是会扑到娘的怀里。

  • 失职的妈妈 - [宽的路]

    2009-08-02

    Tag:

    宽吃辅食以来,我就没少操心他,他食欲很好,给的任何东西都吃的很欢,可是明显的并没有好好吸收。5个半月开始添辅食到现在接近4个月,他高了不少,可是明显的瘦了很多。

    第一是吃的多,拉的也多,每天都有一到两次大大,每天我都认真的检查大大(也只有当妈的会热衷这个工作吧),发现很多食物颗粒都没有消化尽;第二是运动量太大。宽是好动宝宝,从4个月开始翻身,5个月开始学爬,从此开始了作为一个直立动物的探索之旅,他每天不停的翻抽屉、拉柜子,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去检查,忙的不亦乐乎,任何一个新奇的东西出现,他一定要去由头到尾的研究一番。好动的宝宝发育很快,但是能量消耗也很大,所以存的脂肪都给消耗掉了。第三是我的母乳质和量都大大的下降了,几次出差都造成母乳的减产,后来我又数次的发烧,高烧39度以上只好暂停哺乳,烧后奶量又进一步减少了。经常宽满怀期待的扑到我怀里,可是吃呀吃的总是吃不饱,虽然他是一个好脾气宝宝也忍不住的轻轻咬了妈妈。我只好带着歉意给他冲点奶粉。吃不饱的状态多了,我想来想去的决定给他添奶粉,谁知道添奶粉的行为进一步加速了母乳的减产。现在宽已经变成是奶粉和辅食为主,母乳只是作为一个补充抗体和满足情感需求的特殊食品了。最好的食品是母乳,母乳的减少直接导致宽的营养下降了。传说中的健康宝宝竟然在上礼拜出现了感冒的症状,鼻子塞住的宽,对于用嘴呼吸很不适应,口水拼命的流,难受的时时大哭,我心疼极了。

    姐姐和妈妈几次跟我说,宽的脸色不好,有点苍白,我也看在眼里,暗暗下决心要想办法给宽改善营养状况。感冒了几天,我尽量给宽多吃母乳,想给他更多的抗体。他果然很快好了。胃口好起来,鼻子通了,睡觉也不再有让人担心的鼻鼾。

    昨天我和丁丁去给宽检查身体。去的时候是惴惴的。唉,没当好妈妈啊。宽还是无忧无虑的靠在我怀里,一会去拍车窗,一会抓玻璃上挂着的小牛玩偶,以前的小肥手掌已经取代为一只瘦瘦的小黑手(晒的太多了,恩,要跟姨妈说说),感觉真是有点难过。

    到了儿检中心,先是称体重量身高。8.7公斤!晕,也就是3个多月非但一两没重反而轻了。身高75公分,还是高了不少。报告打出来,身高体重比一栏赫然写着:轻度营养不良。这社会主义国家的娃娃怎么给养成这样啊,我这当妈的实在脸上无光啊!丁医生给宽检查了一下身体和运动发育状况,跟我说孩子发育的很好,但是看体重和脸色状况很可能会有贫血和缺钙情况,叫我去给他抽血检查一下。唉,失职的妈妈,早该做这个检查啊。6个月的时候我天真的觉得小孩子状态很好,不必让医生去折磨以及倾销营养品。验血报告出来了,果然贫血加缺钙缺锌。啥也不说了,乖乖抱了一堆营养品回家。

    药不难吃,当糖水喝就好。宽乐呵呵的抱着奶瓶喝药水。我亲自到厨房给宽做点心。拿出姐姐头天买的猪肝,做了菠菜肝泥,自己用手细细的捻以免有不能吸收的硬块,还放了南瓜泥和芝麻粉进去,滴一滴初榨的意大利橄榄油,混起来稍微再蒸一下,真的太香了。我偷偷尝了一口,香甜可口啊!宽果然很爱吃,半碗肝泥很快就见了底。吃饱了的宽小脸上泛出满足的小红晕,可爱极了,又开始调皮的爬高爬低。我去收拾碗筷,仔细的研究从网上搜集到的婴儿食谱。好几十种辅食呢!每一样看起来都不错。只要好好的研究孩子的营养食谱,怎么会让他营养不良呢?我们就是太随意了,蒸蛋和青菜面换来换去,肉吃太少了。我拿着笔写写画画,不留神宽居然爬到我的椅子旁边站起来,拍着我的大腿得意的笑。我抱起他来对他发誓说,妈妈绝对不会再让你营养跟不上!他咯咯的笑,把口水一大堆亲到我的脸上。

     4月,还是胖宝宝的宽和爷爷在一起。单吃母乳的宽脸色粉红,十分健康。

    现在的宽儿。瘦了好多,小下巴尖了不少……8过这个眯眼真的粉可爱啊!他高兴的时候,这个表情会很经常很经常的出现。

    调皮的小家伙。

     米其林爸爸和已经不那么米其林的宝宝。

     

  • picasa被封了,咱想办法

    2009-07-27

    Tag:

    (转载)

     

    picasa网络相册为什么打不开(09.07.16起)解决方案!

    谷歌相册Picasa相册图片不显示的解决办法

    刚才在网站统计中看到今天好多人通过搜索引擎搜:Picasa相册图片不显示,Google相册图片不显示,Picasa相册图片无法显示,Picasa相册打不开等等关键词,一看这么多人搜就知道肯定是Picasa网络相册在中国大陆被封了,以前写的那个是Picasa相册的图片插入博客或其它网站的时候不显示的原因和解决办法。不是因为Picasa被封在自己电脑上看不到图片的解决办法。

    现在,从自己电脑上看不到Picasa相册图片可用下面的方法解决:

    ———————方法开始———————

    用记事本打开hosts文件,hosts文件位于:c:\windows\system32\drivers\etc\hosts
    在hosts文件中加入下面这些内容:

    #picasaweb.google.com
    203.208.39.104 picadaweb.google.com
    203.208.39.104 lh1.ggpht.com
    203.208.39.104 lh2.ggpht.com
    203.208.39.104 lh3.ggpht.com
    203.208.39.104 lh4.ggpht.com
    203.208.39.104 lh5.ggpht.com
    203.208.39.104 lh6.ggpht.com

    保存。

    ———————方法结束———————

    上面的IP地址203.208.39.104也可以换成203.208.33.100试一下。

    这种修改hosts文件文件的方法可以用于解决很多被封的网站无法打开的问题,每个在中国上网的人都应该学会。

  • 台风季不能散步 - [宽的路]

    2009-07-19

    Tag:

    只好猫在家里发照片。

    最近的日子真的幸福得不得了,有妈妈在家的日子太美好,有手制的包子和家乡味道的煎饼;每天回家有不同的美味,衣服分外的平整,回到家,妈妈和姨妈烧饭,丁丁和诺诺像两个小朋友一样在大呼小叫的玩WII,玩累了的宽在小床上甜甜睡着。才俩礼拜,我就胖了。

    我快9个月了。是个大婴儿。高高个子,是个很健壮的男子。相比妈妈,最近我瘦了一点,但是他们都说,我瘦了更有型,我也不知道~~

    尤其是和某些小朋友比如团团比起来

    我,有了鞋。是的,我正在发展步行技巧。从此我将海阔天空,探索更广阔的世界,比如,藏了爸爸的数码宝贝的抽屉和妈妈衣服的柜子……

    当然,我还在吃奶,还是个婴儿,可是,我总是一边吃奶一边在思考……

    世界,是一个又一个上了锁的神秘盒子!总是有人对我说,这个打不开,那个不能开!我要去试试!钥匙,就在我手里!

  • Nono和宽 - [宽的路]

    2009-07-19

    Tag:

    我婆婆有时候很神秘。前年春节的时候,Nono过来广州玩,婆婆见到他,封了个大红包给他,还总是含情脉脉的看着他乐。丁丁问她干嘛那么开心,婆婆笑着讲悄悄话:“我曾晚(昨晚)发了一个梦啊!Nono牵着一个BB仔进了我们家门。”不久,我就发现已经怀孕了。呵呵,有时候老人家是不是真的有点预见性呢。

     

  • 海上匆匆 - [跑路]

    2009-07-19

    Tag:

    匆匆几日,印象最深的是上海的出租车司机。他们不像北京的司机那么诙谐亲切,也不像广州的那么寡言却干练, 正像这个城市一样,他们有点故弄玄虚。整洁、絮叨,火爆的程度至少是不亚于任何一地。

    6月的上海,我告别蛾子,从一座漂亮的写字楼出来,要赶赴另一个公干场地。上了一辆出租车,正打算告诉他要去的地点,司机却匆匆忙忙的离座,走向路边。我讶异的叫他,他却走得越发的快了,背对着我,向着关闭的一个工地的临时大门,作出了小便的姿势。瞬间转身回车上,地面留下一滩黄色的液体。见我平静的仍坐在车里,喝自己的水,翻检自己的包包,他有些赧颜,开始跟我絮叨。我说:“没有关系,每个大城市的厕所都不够用。理解的。”他从羞愧的解释开始,之后激动到愤世嫉俗的程度,甚至说:“如果哪一天我站在哪个大厦上要跳下来也不奇怪的。”这一句话吓到了我。原本淡漠的我开始认真跟他谈话,问他的家人,问他的工作强度和收入状况,知道他有个总嫁不出的女儿,妻子摆小店,有个小房子在上海,并不是特别差的家境,至少是在温饱线以上。他的愤怒主要来自于改变自己社会地位愿望的绝望。

    “我做出租车司机,我们几辈子都要做小老百姓,受欺负就要忍着呀!”我说:“一代会比一代好啊。你的女儿只要自己努力,一定会比你强。”“吓,不要说我女儿不争气,就是争气,大学毕业,又怎样?最多做个小职员,一个月挣四千五千,有什么用?”“靠自己本事吃饭,就不错。”“小姐啊,你不要天真啦!没有事情上门,靠两只手吃饭就可以,有事情上门怎么办?没钱没靠山,就是任人宰割啊!本事是什么啊?”“社会的主流还是好的,有事情上门,也有说话的地方。实在不行的时候,还可以找媒体啊!”“媒体也是有钱人养的。报纸干的恶心事太多了,总之我是不信报纸的。”“不信,也要试试。总不能坐以待毙。媒体也有说真话办正事的媒体。就算坏媒体,偶尔也要干点好事才能立足。”两个人玄来玄去,好像我知道他有什么苦楚。这个时候我的地点到了,威海路XX号,原来就是电视台。司机苦笑:“你是电视台的啊,怪不得说有什么事情可以找媒体,那我可以找你吗?”

    诸位看官,只是来出差的我该如何回答他呢?我含糊的笑笑,走进了大楼。我想,如果老百姓有事情有个投诉的出口,总比都去这大桥那大桥坐着往下跳的好啊!

    很多年前,我的《南风窗》同事张立勤做过一个影响很大的专题叫做《城市贫困》,其实比贫困更大的恐惧应该是城市绝望。越是繁华的城市,这绝望越是来的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