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幸福 - [米知么路]

    2010-04-05

    Tag:

    肉身如羔羊,献祭于你面前。如何能得知,这一入口是通往天堂,还是死神的胃。

  • 嘎嘎屋头耍一耍 - [宽的路]

    2010-02-08

    Tag:

    宽哥真的哈喜欢嘎嘎屋头嘛。红棉鞋很舒服呀,还有两双,手儿穿一双,脚儿穿一双。有猪尾巴吃嘛,左手拿一根!右手拿一根!玩伴多得很!争到和我玩!穿一身棉花包,全身都有保护层,不怕哒高子!不要太安逸哦,到处都可以滚!一走上大街撒,到处都有气球卖!今天买个喜羊羊,明天买个灰太狼!到处都有板凳玩,我通街拖起走,也没得人说不行!

    听说过两天要下雪,我拖个板凳坐起等~

     

    对——不起,父——王,我把自己绕——住了了

     

     

    别拉我,看到心仪的姐姐了。

    就是这个东西,没闹上嘴,揪心哪。

  • 新相册

    2010-02-05

    Tag:

    http://16795578.photo.qq.com

    敌来我跑。

  • 各站停靠 - [米知么路]

    2010-01-23

    Tag:

    是快乐的,跟同事策马在拉市海,骑单车在丽江古城。玉龙雪山的甘海子草甸。还有太像家乡的石板路。除了不断涌上心头的难以压抑的,忧伤。哈,是忧伤。很多年了,忧伤也会让我羞耻,但是还是要承认啊,真的是你啊,嗨,没请你也还是要来啊,脸皮还真厚哦,脚步那么重是不是长肥了啊,说实在的真的不想看到你啊,老朋友。

    是不是带错了书。《孤独及其所创造的》。在飞机上翻开的书一开篇,一个老人去世了。

    听妈妈絮叨葬礼的种种,酒席、人情还有什么,我想是真的,失去亲人的哀伤已经被人情的债务和互相的指责冲淡,80多年的生命难道真的太过虚弱了。大家各自拼命出汗出力,不过对一个老人各尽责任。也许这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对死亡的尊重,又抑或是,恐惧?我该恨你吗?给了我血液也制造了一个亲情匮乏冷漠隔绝的家族的爷爷?爱缺乏症中长大的孩子,对爱有着更复杂的饥渴,如果生命可以重来一次,有没有人去告诉爷爷,爱他们吧,爱那些渐渐会来到你身边的人。这样你不会在晚年,只跟暴躁的奶奶和大到空洞的房子作伴。你说还有酒,好吧还有酒,我谢谢它。

    印象丽江里看到的男女,他们的爱多么的浓烈和直接。爱这土地,也爱飘过这土地的云和没见过的三朵神。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如果不能那么死掉也可以。他们懂得牛羊也懂得鱼虾,懂得鬼神和相信传说。老谋子不管你是不是想说这些,总之我哭了。

    做不到,也无法笑成那么冰雪一样的通透,于是总是逃避,以为彼岸才是安全的地方。我想爷爷遗传给我们的,就是那爱无能症。这病症多年中让我们一路走来跌跌撞撞,也许最终得到救赎,也许没有。也许只是貌似得到。我以为我已经治愈了,可只有在面对自己内心那巨大的伤疤的时候才能看到,那硬壳下面汩汩流动着的,是爷爷你给我的暗红色的血啊。

    在东巴纸坊买下一张卡片,画的是转世的不同法门。苏打绿唱说身体形式只是生命的各站停靠,当生命飞离这一站,总有一些或遗憾或释然的情感吧。如果有爱,只要有一点点的纯粹的爱,那么有什么不值得。默默的祈祷了,愿您得到安宁。

    感谢这被众生爱着的山水,给我重新上路的力量。接下来,是要回家。

     

     

     

  • 笑容体操 - [宽的路]

    2009-12-30

    Tag:

    如果有不开心的事

    跟我一起这样笑

    眼睛和嘴巴都弯起来

    让口水溢满嘴角

  • 從小到大,爸從來沒問過我:〞這有什麼用?〞

      〞這有什麼用?〞幾乎是很多爸媽,最愛問的一個問題。

      很多爸媽都好像上好發條的娃娃,

        你只要拍他的後腦一下,他就理直氣壯的問:

        〞這有什麼用?〞

      
      〞我會彈巴哈了。〞

      〞這有什麼用?〞

      〞我在想太陽為什麼會燃燒。〞

      〞這有什麼用?〞

        〞我會辨認熊的腳印了。〞

      〞這有什麼用?〞


     
      這是我很不習慣回答的問題,因為我沒被我爸問過這個問題。

      

         從小,我就眼睜睜看著爸媽做很多〞一點用也沒有〞的事情。

       〞漂不漂亮?〞

      〞喜不喜歡?〞

      〞好不好吃?〞

      這些是我們家比較會問到的問題。

      

        長大以後,越來越常被別人問:〞這有什麼用?〞

      我才忽然領悟 : 很多人,是隨著這個問題一起長大的。

      

     

        我的成長,讓我相信 : 人生最重要的東西,其實大都沒有什麼用:
      
         愛情,正義,自由,尊嚴,知識,文明,

        這些一再在灰黯時刻拯救我,安慰我的力量,對很多人來講〞沒有用〞,

        我卻堅持相信,這些才都是人生的珍寶,才經得起反覆的追求。

     

        人生,並不是拿來用的。

  • Spotless Mind - [米知么路]

    2009-12-30

    Tag:

    豆捞。我去蹭饭,爆浆牛肉丸绝美,番茄牛尾汤底妖艳,这已经很完美,谁晓得遇到了一个联接人。

    为什么说他是联接人呢?因为他认识我1998-2001年间的那些朋友。他有名片:XX公司钟科~可我想拉过他来敲他的脑袋:“你的山羊皮呢?你的山羊胡子呢?别以为你穿上运动衫我就不认得你!你是,羊男。。。”联接人,羊男。

    当那些名字一个个的在牛肉丸和海鲜中间跳跃,我真的已经晕掉鸟。

    岭南人,辨协。给HYY的组诗。木子美或者说李丽。摇滚诗人杨昂。呕吐朗诵者何广。文学社。饭堂。

    这些真实存在,而跟他们相关联的我呢?莫非已经被我把记忆删去?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那部曾经让我流泪的电影,也许要等我老了之后才能再次让我流泪。在那段沉甸甸的回忆面前,我能再次轻飘飘的走掉吗?

     

     

  • 宽哥的最近 - [宽的路]

    2009-12-30

    Tag:

    看一眼你可能在想,好像长大啦。是的啊,如果有一个礼拜不见,就会觉得了。他现在可以拧开螺旋口的盖子,能把吸管插进饮口,还能垫着脚尖拿到餐桌上的东西,如果他真的非常感兴趣,他会拉椅子,再从椅子上爬上桌子去。上床、下床,很自如。

    推着餐车到处跑,LG在旁边配音:“叉烧包~~干蒸啊牛肉丸……”恩,真的很像茶楼里推点心车的小哥。每天要卖很多次点心,还要拿扫把扫地,听到微波炉响马上想要去关心(虽然每次都被严格禁止),还有要滚在地上用衣服拖地……很勤劳。

    摸一下,你可能吃了一惊:好小子!好多肉!是啊,脸小小,可是长了很多结实的小肥肉,肚皮上重新出现了米其林轮状物,大腿么,一把绝对握不过来。上秤看一看,好么,24斤。冬天穿得多,抱起来好大一团,很有存在感。

    这就是我的宽哥,现在的状况。

    你说要照片,是啊,照片,我也想要呢,可是现在我一拿起相机,这哥哥马上欢天喜地的扑过来,要么趴在取景窗上一个劲的看,要么,鲁莽点,直接过来抢相机。

    好多天啦,没拍成相片。

    没孩子的人很难理解啊,芹芹就会说了,是的,孩子到了一岁左右就很难给他拍照啦。

    另外就是,已经在金宝贝上课了。

  • 在意小事 - [米知么路]

    2009-12-25

    Tag:

    一定要在某些时候专注。

    用一个晚上挑礼物,独自包礼物到凌晨。看着它们在圣诞树下美得眩目,然后用一分钟时间看着大家拆开。

    订计划,去玩,去学开车。拍出更好的照片。用心的打扮自己。每个清晨小心的清洁头发。仔细的看孩子新长出来的臼齿,轻轻摸一下。

    如果对太多东西无所谓,就会失去专注的能力。

  • 一坨厦门服务员 - [荡失路]

    2009-11-06

    Tag:

    亲爱的广州人民,我在鼓浪屿找到工作了,不回去了。新工作很有意义,我很喜欢。我是一名优秀的服务员。

    广州亲友如相问,擦地送水正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