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坨厦门服务员 - [荡失路]

    2009-11-06

    Tag:

    亲爱的广州人民,我在鼓浪屿找到工作了,不回去了。新工作很有意义,我很喜欢。我是一名优秀的服务员。

    广州亲友如相问,擦地送水正忙呢。

  • 猫的报恩 - [荡失路]

    2009-03-17

    Tag:

    在小区的车上,跟一个女孩说起猫。猫!很多的猫!她说我晓得你住在哪一个区了,就是那个,猫的社区。

    奇怪的,没有家的猫们聚居在我们的这一区。可能与鱼有关,我这一区的池塘里有许多漂亮的锦鲤,可是,大部分锦鲤对猫来说未免太大。

    春天的午后,宽在睡觉,我在看书,而猫轻盈的跃进我家的小花园。长久的凝视我的桂花树,然后是,走了两步,去看新长出叶子的木瓜树。他的神态平静悠闲得好似在游览公园。在这个园子里,猫和人没有敌对的状态。人尊重猫,中心花园里时常有不同的邻居送来拌好鱼肉的饭,放在干净的盒子里给猫吃。猫用膳有固定的地方,人们就把饭放在那里。我也是。家里做鱼的时候总是会跟猫分享。吃完了,环卫工人会来打扫。有时候工人来得慢了,盒子放得有点狼藉,大家都知道是猫吃过饭了,也没有人说该死的猫把它们赶走吧。所以院子里有短尾巴猫、有大猫和小猫,白猫和花猫,但没有瘦猫。

    有太阳的时候,大人坐在中心花园的长椅上看书或者聊天,猫在旁边打哈欠,或者围着打秋千的孩子玩。猫不属于哪家私人的,但人们都能蹲下来,摸一摸猫的头,而猫懒懒的“喵”一声,这是在撒娇。可以自由,又拥有爱,真是值得羡慕的猫。有人在水池边给猫洗澡。树很多,叶子茂密,阳光星星点点的洒下来,好看得很。

    宽渐渐的长大,在一个有许多猫的院子里,看见猫,他总是欢喜。将来必定一起游戏玩耍。

  • 最近 - [荡失路]

    2008-06-01

    Tag:

    最近缠绕我最多的问题就是生命。情绪被大地震高度控制,丧失了一切的语言能力和兴趣,内心的痛苦和哭泣——那些死亡的人所经历的痛苦,仿佛就在我们自己的身上发生——让许多事情都发生了改变。很多的生命逝去了,而一个小小的生命在我的苗圃中孕育。不眠的夜里,他开始在腹中轻轻的踢我,初时像一只蹑手蹑脚的小猫,后来就在我默默的期许下放大了他的动作,变成是一种撒娇的沟通。生命,哦,生命。

    在一个婚宴上遇到安静微笑的一对年轻夫妇,拿出BB女的照片给我看,话题很快就投缘,我i喜欢那女子清亮和善的眼睛,她说起他们夫妇与佛的缘分,讲述学佛的心得和体会,见我很有兴趣,便介绍我读几本入门的典籍。下雨的夜晚,清浅的交谈,给我心里留下了奇异的美好的感觉。数日之后,家中突然寄来了厚厚的包裹,打开来看,是五六张讲经的碟片和数本她跟我提过的典籍。仅仅知道她的名字叫做阿娟,连姓都不知。打电话过去说多谢,想说给钱想说请她吃饭,谁知全然说不出口,知道这份情意,不是这样能够报答的。

    于是开始读经。读到心领神会的地方,讲给在腹中躁动的小东西听。大雨的季节,一家人都没有出门。婆婆剖开了一只西瓜,脆而甜的清香散开在干净明亮的房间,那还是前几日同事来访带来的礼物哩。

  • 故人来 - [荡失路]

    2007-11-07

    Tag:

    有些故事,可能是穷我一生都无法知道的了。全世界人联手起来瞒着我。我讨厌这种感觉。我讨厌被忽略、被过度保护、被隐瞒,以及这所有种种的可能性。我想做的,只是去见一个恩人,鞠躬、敬酒,或者啥也不干。

    秋天,这个季节很好,吃的可是大闸蟹?哪里比得上广州的阳光美味。彩虹吧已经被拆了。我拼尽力气想要熟练掌握的语言能力,今天却已经被我彻底厌弃了,安静些,再安静些吧,连回忆都过于聒噪。走上天桥,我俯身看车流看着来来去去匆匆忙忙的人,明白这个日子里不会有任何事情让我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