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狗一般的生活意见 - [米知么路]

    2010-04-05

    Tag:

    确实是部牛叉的话剧,而我在第500多场和1000多个开场之后才看到,多么的悲催。看着来福和旺财两只狗的能力我可以想象到这部剧里边对于世情冷暖,天朝奇状进行评论的巨大空间,可不幸的是,曾经听说剧情里边有的辛辣讽刺越来越温柔,多少观众引发爆笑的笑点来自网络著名冷笑话甚至是郭德纲……但我只能鼓掌,拼命的鼓掌,因为如我所知的这部剧能够继续这样火爆多么不容易,因为如果连这剧都不能被宽容,那么以后也许连狗都不再被允许有生活意见。当旺财在最后唱起“总想对你表白,我的心情有多么豪迈”,我确实激动起来了。散场了,默默走过走在拼命签名的旺财狗身边(可爱的来福狗居然谦虚的躲在后台不出来,俺赞你,看好你!),心里想:让这样的艺术家红火起来、大发起来吧。这荣誉是人民给你的。

    回到家里,重温了《我在伊朗长大》。

  • 幸福 - [米知么路]

    2010-04-05

    Tag:

    肉身如羔羊,献祭于你面前。如何能得知,这一入口是通往天堂,还是死神的胃。

  • 各站停靠 - [米知么路]

    2010-01-23

    Tag:

    是快乐的,跟同事策马在拉市海,骑单车在丽江古城。玉龙雪山的甘海子草甸。还有太像家乡的石板路。除了不断涌上心头的难以压抑的,忧伤。哈,是忧伤。很多年了,忧伤也会让我羞耻,但是还是要承认啊,真的是你啊,嗨,没请你也还是要来啊,脸皮还真厚哦,脚步那么重是不是长肥了啊,说实在的真的不想看到你啊,老朋友。

    是不是带错了书。《孤独及其所创造的》。在飞机上翻开的书一开篇,一个老人去世了。

    听妈妈絮叨葬礼的种种,酒席、人情还有什么,我想是真的,失去亲人的哀伤已经被人情的债务和互相的指责冲淡,80多年的生命难道真的太过虚弱了。大家各自拼命出汗出力,不过对一个老人各尽责任。也许这是另外一种形式的对死亡的尊重,又抑或是,恐惧?我该恨你吗?给了我血液也制造了一个亲情匮乏冷漠隔绝的家族的爷爷?爱缺乏症中长大的孩子,对爱有着更复杂的饥渴,如果生命可以重来一次,有没有人去告诉爷爷,爱他们吧,爱那些渐渐会来到你身边的人。这样你不会在晚年,只跟暴躁的奶奶和大到空洞的房子作伴。你说还有酒,好吧还有酒,我谢谢它。

    印象丽江里看到的男女,他们的爱多么的浓烈和直接。爱这土地,也爱飘过这土地的云和没见过的三朵神。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如果不能那么死掉也可以。他们懂得牛羊也懂得鱼虾,懂得鬼神和相信传说。老谋子不管你是不是想说这些,总之我哭了。

    做不到,也无法笑成那么冰雪一样的通透,于是总是逃避,以为彼岸才是安全的地方。我想爷爷遗传给我们的,就是那爱无能症。这病症多年中让我们一路走来跌跌撞撞,也许最终得到救赎,也许没有。也许只是貌似得到。我以为我已经治愈了,可只有在面对自己内心那巨大的伤疤的时候才能看到,那硬壳下面汩汩流动着的,是爷爷你给我的暗红色的血啊。

    在东巴纸坊买下一张卡片,画的是转世的不同法门。苏打绿唱说身体形式只是生命的各站停靠,当生命飞离这一站,总有一些或遗憾或释然的情感吧。如果有爱,只要有一点点的纯粹的爱,那么有什么不值得。默默的祈祷了,愿您得到安宁。

    感谢这被众生爱着的山水,给我重新上路的力量。接下来,是要回家。

     

     

     

  • Spotless Mind - [米知么路]

    2009-12-30

    Tag:

    豆捞。我去蹭饭,爆浆牛肉丸绝美,番茄牛尾汤底妖艳,这已经很完美,谁晓得遇到了一个联接人。

    为什么说他是联接人呢?因为他认识我1998-2001年间的那些朋友。他有名片:XX公司钟科~可我想拉过他来敲他的脑袋:“你的山羊皮呢?你的山羊胡子呢?别以为你穿上运动衫我就不认得你!你是,羊男。。。”联接人,羊男。

    当那些名字一个个的在牛肉丸和海鲜中间跳跃,我真的已经晕掉鸟。

    岭南人,辨协。给HYY的组诗。木子美或者说李丽。摇滚诗人杨昂。呕吐朗诵者何广。文学社。饭堂。

    这些真实存在,而跟他们相关联的我呢?莫非已经被我把记忆删去?

    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那部曾经让我流泪的电影,也许要等我老了之后才能再次让我流泪。在那段沉甸甸的回忆面前,我能再次轻飘飘的走掉吗?

     

     

  • 在意小事 - [米知么路]

    2009-12-25

    Tag:

    一定要在某些时候专注。

    用一个晚上挑礼物,独自包礼物到凌晨。看着它们在圣诞树下美得眩目,然后用一分钟时间看着大家拆开。

    订计划,去玩,去学开车。拍出更好的照片。用心的打扮自己。每个清晨小心的清洁头发。仔细的看孩子新长出来的臼齿,轻轻摸一下。

    如果对太多东西无所谓,就会失去专注的能力。

  •      "口欲期”是指一岁前儿童处于一种完全不自立的状态,依赖母亲或其他养育者生活。他基本没有行动能力,“口是他生活的中心和兴趣的中心。吃奶是用口,饥饿或者不舒服的时候,用口哭叫;愤怒的时候,用口咬母亲的乳头,抓到东西都往嘴里塞,这是他的惟一认识手段。”

      在一岁多,儿童就逐步进入了一个新时期。这时儿童行动能力出现、也是儿童学习自我控制的时期,儿童自我意志和个性第一次张扬,儿童常会反抗父母,教育心理学上称之为“第一反抗期”。如果这时父母对儿童的自主行为压抑过多,则儿童会退回到“口欲期”,因为害怕受批评,他们不敢有自己的思想和意愿,而这个影响会延续到他的一生,精神分析学称此现象为“口欲期固结”。

         (以上资料摘自好学女青年曹小C剥壳儿)晨读心得:

         最近常常研究儿童教育方面的资料和书籍,我觉得就算没有孩子的人,也应该去多读一些儿童教育方面的书。它们回答了很多我在成长中遭遇的问题。关于一个成年人在心灵深处的某些部分固执的停止生长的原因。

         强烈推荐《西尔斯育儿经》!

  • 欢迎到人间 - [米知么路]

    2008-03-07

    Tag:

    1、杨子的儿子生于元宵节(自然叫小汤圆),小猪的女儿生于三月三日女儿节(暂时叫小小猪)。太会选日子了。低低的看小汤圆,他咧嘴笑,酒窝深深,让人陶醉。我们一堆人围着他静静的看,如同儿时轻轻走近观看一只突然停留的小雀儿,不敢呼吸,不敢碰它,却又如此快乐。

    2、昨天听过春燕的女儿小米在电话里讲:亲爱的大姐姐,我给你背三字经。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2岁的孩子,真让人惊喜。我问她:你知道什么意思吗?小米软软沙沙的声音不好意思地说:“不知道。”还没见过她,可我好爱她。

    3、在超市买菜,一个小男孩在我身边跑来跑去,他撞撞跌跌,我好怕他摔倒,伸手拉住他。他抬头,惊喜地看着我:“阿!怎么你也在这里呀!你来买菜吗?我妈妈也来买菜。”原来是昨天在门口遇到的小孩。他一路大声背不晓得哪里学来的一个笑话,引得路人偷笑。我向他微笑,手指在唇上“嘘”一下,暗示这个笑话不雅。他当时不做回应,谁晓得今天,他已经把我当熟人。惊喜地笑着,还告诉我今天发烧,所以没有去学校。我伸手探他额头,果然触手冰凉却触到一手冷汗。他害羞的叫:哎呀,我已经好啦。

    4、你可晓得你们为何要到此呢?因为春天来了。大地需要一些柔软和温暖的故事传递。孩子们,欢迎来到人间。

  • 味神荡失路 - [米知么路]

    2008-03-07

    Tag:

    老妈回老家的这些天,我害了严重的相思病。其症状表现就是,每天昏昏沉沉的就在想:妈妈今天煮什么东西吃呢?我甚至每天打电话给她,一个我绝对不会漏掉的问题就是:今天吃什么菜?

    我无比沉痛的想到,妈妈在这边的这些日子,我们光记得给人拍照了,居然不记得拍那些食物。那圆圆的金黄金黄的油饼,面皮酥薄,肉馅喷香;酸辣的煎香的小黄鱼;腊肉汤里边煮着的海带是自己亲手打的结;粉蒸肉里边窝着的土豆和小排骨;简单的豆腐干肉丝都好吃的要命;每天早上吃的五谷粥里边有芝麻核桃小米花生玉米麦仁……

    唉,我的相思病真是让我柔肠百结。不管是汤婆婆的燕窝还是我自己亲手捉刀的仿真建始菜都没有办法让我的味神回来,我茶饭不思面如菜色。我干脆和NONO商量这个问题,他给我的建议是:吃碗方便面,加一个豆豉鲮鱼的罐头。这是他最爱的东西。有豆豉鲮鱼我可以吃三大碗饭,他宣称。于是今天我就那么弄了一顿。于是乎,我有了三天以内吃得最饱的一顿。多谢Nono!

  • 1月已经过去了 - [米知么路]

    2008-02-02

    Tag:

    而湖南湖北的大雪还在下。

    早上起来,依然是这么寒冷。玻璃窗上有厚厚的雾水。一只老鼠来到我的院子里觅食。一碗为了插香而放在门口的米已经泡在雨水中。它忘情的吃着这碗雨水泡米,浑然不知我和NONO隔着玻璃静静的看着它,心里有痒痒的小虫在爬。可怜的小东西。

    1月已经过去了,而南方仍然是这个寒冷、拥挤的南方,那些在火车站挤着,从来没有这么盼望家乡的人们,他们现在的艰辛程度不会比这只小老鼠好多少。打开电视,看到无数的儿童在人潮中跟父母失散。找不到老母亲的女人在人群中哀哀痛哭。而被挤得休克的孕妇被武警们扛出来人工呼吸。被迫跳火车的小情侣被高伏的电火花烧得面目全非。这些故事挑战我们的视听。看报纸看到流泪对我来说已经是十多年都没有发生的事情了。

    而我们这个时代,显然不是那所谓的太平盛世。70万人共同面对的大灾难现场,离我开着空调25度温暖的家只有20公里。 今天小雨要去赶火车,她显然已经被汹涌的人潮吓坏了,可终于还是上火车了。我想也许事情真的在好转。天气常常都会恶化,而这样的故事如何能不再次上演,可能不是善良人的祝福能够解决的。

    2月来啦!不管家人有没有团聚,春天来了,毕竟是个慰藉。

     

     

  • 进入春运以来,我们的新闻媒体就一直在两种传播语境当中人神交战着:

    1、在党和政府的亲切关怀和密切部署下,人民群众喜洋洋的回家过年去了。火车站井然有序。没有踩死人事件,没有大学生被挤下铁轨,也没有孩子被挤丢找不到父母,偶尔有民工因为买不到火车票想跳楼,也有热情洋溢的警察叔叔帮助他——回家去了。

    2、……(大家都晓得了,此处略去一万字)

    大洋,广州火车站的实况

    http://news.dayoo.com/szbz/news/2008-01/29/content_328033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