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悬浮,在广州塔 - [马丽连梦路]

    2010-10-18

    Tag:

  • 中午跟同事午饭,双色大鱼头还没有上,大家3/4的饱了,握着筷子一时间有点冷场。突然有漂亮的射手座实习生侧身问我:你在武汉,有没有坐过521?她心里爱的一个男生要去武汉了,带着一种哀伤和美丽,觉得那个城市也染上了爱的光环,所以关于武汉的种种她都很感兴趣。一时间饭桌上有着共同经历的几个人沸腾起来,开始你争我抢的描述关于武汉公交的记忆。小雨用充满动感的声音描述风驰电掣的521开动的效果,我开始用蹩脚的武汉话学威风凛凛的售票员:“汉口汉口!汉口汉口!有没有下有没有下?!走!”软软就学路边如脱兔一般跟着公汽助跑然后飞速上车的乘客,一时间席上活现了武汉的这一著名景点,气氛达到鸟高潮。

    而我,就突然沉默了5秒钟。

    是的,在这5秒钟内我想了这么多:在武汉体验这拉风的公交,那是7-8年前啊!那时候在武汉的朋友,伟伟和为猪,华仔、则云儿等等等等。在拥挤又时速惊人又绝对没有座位坐的公交上,大家打赌吃热干面还要喝着小酸奶(没有盖的)以及同时玩“007”游戏。就是在这个季节吧,去华师后门的小饭馆吃饭,8个人只点4个菜(因为吃米饭不要钱),每个人狂吃三至四大碗最后买单18元。在洪水过武汉的时候,和伟伟相依为命。8个男生送我去火车站,因为迟到,大家一起狂奔,最后还差点把其中一个带到广州。华仔的出租屋和他惊若天仙的老婆以及他们惊世骇俗的故事……

    大鱼头上来了,中断了我伤感而快乐的5秒钟。

  • 精灵的预言 - [马丽连梦路]

    2009-03-11

    Tag:

    又做梦了。
    梦见我和几个朋友一起在山路上走,突然几个朋友叫起来:“快去抓精灵!”就一起跑起来
    他们说:抓到能得到好多钱啊
    我很茫然的跟在后面看着。后来,他们都不见了。我一个人在路边坐下来
    这个时候,一个白色几乎透明的精灵扇着翅膀,停在我面前
    她跟我说,我要跟你说三个预言。还有,我可以纾解你的烦恼
    我说,我没又什么伟大的烦恼啊,只是一些平凡的烦恼
    她说,平凡的烦恼就是没有烦恼。那你要听我的预言吗?我说要听,

    她说,第一,你会失去我。
    第二,你会失去自己。
    第三,你全部又都会再找到。
     
    说完,她就笑着飞走了。

  • 我想过要不要热情洋溢的推荐这一部电影——《朱诺》,因为知道有许多人真的,天生的,注定的无法喜欢这样的电影。并非所有人都有权利选择如何将一个生命带到这个世界,对很多人而言,生命意味着沉重的负担,意味着牺牲和责任,跟哭泣、伤感紧密相连。正因为如此,有人在痛斥这部电影,会影响年轻人的道德观,甚至搬出了中美文化差异的意识流潜影响来说明这部电影有多么的不现实甚至是用心险恶,但正因为这样,我才这样的喜欢《朱诺》。

    故事似乎简单到平淡,一个16岁的少女,喜欢上一个同龄的男孩子,装着不在意的样子,选择一个“无聊”的日子跟他上了床。然后,小种子就发芽了。然后,怎么办呢?女朋友跟她说,通常说来,她会像妈妈以及妈妈的妈妈那样,生出孩子来,又或者,她可以去堕胎。没错啊,可以。可是,看起来无法无天的朱诺居然被同学的一句口号打动了:“All babies want to get borned.”它可能已经有小手指了呢!16岁的小女人也会有母性的,她在瞬间决定把孩子生下。

    接下来呢?我们想,她会遇到麻烦,很多的麻烦。

  • Inuyasha和我的粥 - [马丽连梦路]

    2008-04-16

    Tag:

    他穿着那件红色的火鼠袍子,跟我一起去饭堂吃饭。小耳朵动啊动的,显得很放松的样子。我手疾眼快的打了一碗粥端着,谁晓得转眼间又看见好吃的拉面了。“怎么办?犬夜叉,我想吃拉面。”我说。他挠了下银色头发的脑袋,伸过一个空碗过来:“真是没办法啊。那么,粥给我吧。”我把满碗的粥咕咕都都的倒进他的碗里。他就左右开工,呼呼啦啦的吃了起来。那动作啊,又像犬夜叉,又像丁丁啊,呵呵。

     

     

  • 1、那个梦里我变成了一个客体,就是说主角不是我本人。我不晓得浮游在哪里,看着一个奇怪的男人。他从家里出走,也不晓得要去哪里,一路上说“随便吧,反正是要出走。”他一路的走,我作为客体看着他,他有一点忧伤,但是又很平淡,没有任何的行李,一件很旧的外套随便的勾在手指上。“好象没有什么东西是我要留恋的。”他又在自语。

         走啊走的,他来到一个小镇,全部是木头的阁楼房子,有些残破的地方。他在一个水喉旁边喝水。一个摇摇摆摆的小姑娘从一个楼房上走下来,4岁5岁的样子,拖着鼻涕一副又脏又丑的样。一个凶神恶煞的女人拖着裙子跑出来,指着小姑娘跳着脚骂了又骂,一把抓起来就打屁股。他有些不忍,拦住那个女人说:“小孩子嘛,别这么凶。”小姑娘没有哭,格格的笑,拉住他说:“你要不要留下来?”那个很凶的女人说:“要到我家店里打工吗?缺搬运工哦!管饭管住!”他就留了下来。

         原来是个酒馆,他天天搬酒桶,渐渐长出一身结实漂亮的肌肉。小姑娘很脏,他有时候会把她拉到一边洗脸。一对小黑眼睛,乌呦呦的转啊转啊。晚上他睡不着,爬到屋顶看星星。一只小猫在旁边经过。凶女人在屋顶出现,慧媚的眼睛里满是柔情,她一手托腮的看着他。他看了一眼,时光就此凝固。

  • 铁马冰河 - [马丽连梦路]

    2008-03-09

    Tag:

    鬼使神差,我居然在几乎同一个时间看了:《追风筝的人》、《偷书贼》以及电影《迷失的城市》。

    我闭上眼睛,战争就在我身边盘旋,它的杀气很重,猎猎的划伤我的皮肤。你说如果战争来了怎么办?丁丁在入睡前问了这么一个该死的问题。

    于是战争就真的来到了。姐姐尖叫着给我带来了记载战争消息的报纸,我颤抖的双手打开报纸,看到街头的屠杀和拥挤的人潮,南叉周末的头条是简明扼要的:“战争!而不是和谐。”为什么战斗?翻开内页,伟大的本报驻柏林记者曹筠武对小罗斯柴尔德——什么,你不晓得谁是小罗斯柴尔德?拜托!早在20年前的2008年,《货币战争》就已经详细介绍了罗斯柴尔德家族以及告诉你谁使这个世界真正的首富和主宰,而你还不知道?——的专访。天晓得为什么小罗斯柴尔德会接受曹的专访!这个人长着塔利班的大胡子,他坦白的叫嚣:“你以为什么能引起战争?我们家族的财富不够用了!羊毛够长了,和平也太久了!”

    电话来了,那边刺耳的女声毫无感情色彩的向我宣布:每一个18至60岁之间的公民都必须马上参加入伍的筛选。“开玩笑!我已经快50岁了!”“祖国需要你。你母亲学过医术和烹饪,她也是军队需要的人才。”“可是我会什么呢?我只会写文章!做策划和方案!还有跟客户谈判!”“那好了,你有希望进入刺刀班!还有,我们已经查到了,你在专业的军事培训中获得优异成绩。”“什么?”“噢,太出色了,笔试满分,射击课程的命中率在80%以上!”我一瞬间感到天旋地转,说的是我大一军训考试时抄书抄到满分吗?还有射击,天知道是怎么回事!教官说:“你真了不起,你中了80多环!”

    好吧,这确实是一个梦。

  • 还是觉得没有怎么受骗!《沉思录》感觉没有那么伟大,反而几本小说都是看得死去活来,昨天在办公室心情烦闷的时候走到6T桌上偷了一本书来扫一眼,就是江国香织的〈沉落的黄昏〉,谁晓得看了几眼就放不下了,直到下班的时候已经几乎读完了第一个故事,坐上车的时候还在默默的想着“华子这个人究竟下一步要做什么”以及要多找江国香织的书来看以恢复自己的女儿身,可是还是很诚实的把书还给了6T;吃完晚饭歪在沙发上说是看《英雄》之前来扫一眼刚买的《巴别塔之犬》吧,谁知道就,姿势没怎么动的一口气看完了。遇到会讲故事的作者还是开心的,虽然不能算是有多么深刻的书,可是还是喜欢。

    最近还在看的包括〈货币战争〉,〈追风筝的人〉〈偷书贼〉……估计地球人都看过了,而我居然浅翻一下都觉得不错。胃口好了,吃什么都香,天气也好起来终于可以洗床单了。虽然今天发的脾气比哪一天都多,可是我和这世界还是勾勾手好朋友的关系吧。

     

     

  • 一本书 - [马丽连梦路]

    2008-01-22

    Tag:

    一本堪称无趣的书,而我因为它的最后几页买下了它。就不说它的名字了。这样的书,像是孩子任性热爱的糖,知道已经成长的自己已经不需要这样的书,就像早已晓得,汽水没有营养,糖豆伤害牙齿,奶油蛋糕徒增脂肪。可是我还是好几个夜晚,在睡前,长久的阅读这本书。她像一个不肯大的孩子,兀自留在那个孤清的世界里,思考那些很多人已经不愿去想的问题。这个世界已经不同了。连同她自己,瓜熟蒂落,已经是一个妇人。而心里的某一寸地方,任性的荒芜着,也许开着灿烂的野花。

    是的,我们都已经不一样。朋友们各自呆在某些地方,就像从来没有与我相遇的大河那边的桃树。偶尔飘来一些消息,像是果子的香味,让我知道你们都已经进入生命的盛年。我是欢喜的,我当然是欢喜的。院子里的小葱长出来,绿油油的,我自然是欢喜的。晚餐是煎香的小黄花鱼,小碗的鸡汤里有洁白的竹荪,那是从小爸爸爱煮的菜。把鼻子凑在饭碗前,深深地吸进米饭香味,馋样让母亲忍俊不禁。我自然是欢喜的。

    不再逆流而上,不再独自逡巡。沿着生命生长的方向,去看一些风景,看到鸟儿,那么蓝天;看到落花,那么土地。她在田野散步,找到一些美丽的花,插在头上,自然是美的。有人看到,那么很好;没有人看到,她也会微笑。

    祝福你。祝福你。祝福你。

  • 我爱的女人 - [马丽连梦路]

    2008-01-03

    Tag:

    田原要拍六楼后座2啦!还要说广东话……

    她在香港过年,离我这么近,真让人兴奋啊~